最新资讯
内马尔5人制玩花活被断 恼羞成
8500万谈不下来火箭要放弃他
长生所老员工谈高俊芳案:举报人
麦当劳被批虚假宣传:汉堡并未选
标普:下半年中国面临“实际到期
联邦优克是真的吗
联邦尤克
联邦优客
扁平疣药店有卖吗
扁平疣的使用方法
联邦优克产品治扁平疣管用不
联邦优克 记者暗访调查真相惊人
联邦优克 无效
联邦优克使用几天见效
联邦优克除疣液
联邦疣克使用方法
联邦疣克怎么使用
联邦优克是国药
联邦犹克药店有吗
联邦克疣商城
联邦优克真实有效的吗
联邦优克药店能买吗
联邦优克多少钱一个疗程三盒
联邦家居怎么样
联邦优克哪里有卖
联邦优克多久能见效
联邦优克能消除病毒吗
联邦尤克会复发吗
联邦疣克有人用好了吗
联邦肤克可以治脚气吗
联邦肤克有用吗
联邦肤克成分
联邦优克孕妇可以用吗
联邦肤克
联邦肤克怎么样
联邦肤克是谁生产的
联邦优克好不好
联邦疣克效果如何
联邦癣克多少钱一盒
联邦优克效果很慢吗
联邦优克是什么
联邦优克洛忌讳
联邦优克怎么查真假
联邦疣克官网
联邦优克说明书
联邦优克扁平疣效果怎么样
联邦优克怎么使用
联邦优克主要是治什么
联邦优克吧
用联邦优克反而更多了
联邦优克用上什么感觉
联邦优克抗病毒液
联邦优克效果好不好
联邦优克是假药吗
联邦优克洗液
联邦优克是腐蚀性药吗
联邦优克使用后的现象
联邦优克用后特别疼
有谁用过联邦优克
联邦优克七星多久脱落
联邦优克七星消抑菌液
有谁用联邦优克治好了
联邦优克呋邦抑菌洗液
联邦优克多少钱
联邦优克使用方法
联邦优克的功效
联邦优克除瘊液
联邦优克治瘊子那
联邦优克七星消洗液
联邦优克治疗寻常疣效
联邦疣克官方网站
联邦优克管用吗
联邦优克扁平疣效果
联邦优克七星消抑菌洗液
联邦优克袪疣液
联邦优克七星消抑菌液多久治好
联邦优克七星消抑菌液怎么样
联邦优克七星消抑菌液多少钱
联邦优克祛疣液
联邦优克药店有卖吗
联邦优克是不是假药
联邦优克记者暗访调查真相惊人
联邦优克的效果怎么样
联邦优克唯一官方网站
联邦优克是最好的吗
联邦优克的使用方法
联邦优克治瘊子吗
联邦优克无效
联邦优克是个骗局
联邦优克抑菌洗液
联邦优克正品官网
联邦优克好使吗
联邦优克真的有用吗
联邦优克是真的吗
联邦优克抑菌液有副作用吗
联邦优克抑菌液有用吗
联邦优克抑菌液正品
联邦优克抑菌液怎么样
联邦优克抑菌液厂家
搜索

长生所老员工谈高俊芳案:举报人因工资下调心生不满

2018-07-26 18:12:34      点击:
7月25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旧址。大门上的几个大字已经部分脱落,工人们正在修补。门卫和多位老员工告诉记者,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解放前就有了,最早是在佳木斯,1949年搬到了这里。属于建国后的六大研究所之一(这六大生物制品研究所分别在长春、北京、兰州、成都、武汉和上海)。如今,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个旧车间。研究所新址距离此地两公里,目前还有800余名工人。此次出事的长春长生公司就脱胎于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但两家单位目前已无关系。   一位曾在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工作十多年、负责生产的一线员工对《中国新闻周刊》讲述了他所了解的长春长生和董事长高俊芳。   “这里(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流感疫苗是给老百姓(74.700, -2.45, -3.18%)免费打的,她(高俊芳)那个是卖钱的,以挣钱为目的的。她那属于家族性企业,跟她家沾亲带故的员工工资都高,能拿到七八千到一万,跟她家没关系的,正儿八经干活的员工也就能拿三四千。那个举报她的人,原来也是我们这的,后来分到她那边,变私企了,人家本来心里就有落差,后来就是因为调岗,一个月原本是拿三四千,看你不爽,就给你调走了,工资也下调了,替代他的人挣双倍的工资,而且还不干活。他就去找领导理论,领导也没理会,给他整得最后没招儿了。它(长生生物)的疫苗不存在造假,就是流程出了问题。”   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对面,是员工家属院。如今住在这里的,大都是在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当年的老员工。   一位86岁的已经退休的老员工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描述她印象中的高俊芳:“我是1985年来这里工作的,我在技术科室,她(高俊芳)在财务处,当时她是个小科级。我在工作上跟她打过交道,她工作很认真,我工作遇到问题,她支持我,给我感觉她人很正派。我是1993年退休的,那会儿她刚出去,当时是张嘉铭张所长把她(高俊芳)给提拔起来的,所里当时情况本来挺好的。她出去后,把所里的人和产品都弄到她那去了,把我们所搞垮了。我是看电视知道她最近出事了,太不应该了,太不应该了,她怎么能那么做呢。”   50多岁的李林(化名)走过来,打断了这位老员工的讲述。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从小在研究所家属院长大,他父亲是研究所的老员工。高俊芳在研究所的时候,他跟高俊芳家住前后院。“她把生物研究所的固定资产都弄到她那去了,变成她的私人财产了。她哪有什么背景啊,她是怎么上去的,这个家属院你去问问看,谁不知道啊!大家都非常气愤。此事和当时的所长张嘉铭有关,张现在已经去世了。”   随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见到了一位80多岁的老人,她也是研究所的工人,已经退休多年,当年和高俊芳是同事。在自家院子前,她回忆起了三十多年前的研究所和当时的普通出纳高俊芳。“现在高俊芳公司所在的地方,最开始是我们所在那里盖的楼,当年那里是农村,庄稼地,当时我们所长是张嘉铭,他说研究所都要往那儿搬,后来那里厂区建成之后,高俊芳就不在我们这了,她用大汽车来把所里的机器都拉过去了,也走了一部分员工。那时候的说法是,我们还是一家子,不分你我的。到了2001年吧,高俊芳就跟我们脱离关系了,她把我们甩了。”